当前位置: 首页养殖生猪资讯> 正文
“成本大战”席卷生猪养殖业
发布时间:2023-03-06 08:22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


“不是谁都能把猪养好,谁养殖成本控制得好,谁就能立于行业不败之地。”中部地区一生猪育种企业负责人林邻近期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时说。

2022年,生猪市场价格大幅波动,上市猪企业绩分化明显。数据显示,A股目前共有37只猪肉概念股,实现盈利的猪肉股占比在80%左右。其中,牧原股份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120亿元~140亿元,同比增长73.82%~102.79%;正邦科技预计2022年亏损110亿元~130亿元,是唯一一家亏损超百亿的上市猪企。

“我预测,2023年生猪出栏量会与2022年持平,猪肉价格波动也会同步收窄。”一国有生猪养殖企业总经理张云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2023年生猪养殖户要赚钱不能光靠规模,还得拼成本优势和管理能力。成本控制正成为生猪养殖企业追求的核心竞争力。

“成本大战”席卷生猪养殖业

成本是反映生猪养殖企业生产经营指标之一。“成本控制大战”正席卷生猪养殖行业。

张云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称,有成本控制和管理优势的养殖户会有正常利润,但是管理、成本没竞争力的散户会被淘汰出局,“我估计今年生猪养殖行业亏损面会维持在30%左右”。

2月7日,农业农村部网站公布的2月份第1周畜产品和饲料集贸市场价格情况显示,全国猪肉平均价格27.87元/公斤,比前一周下跌3.5%,同比上涨6.1%。全国30个监测省份猪肉价格全部下跌。

随着猪价下跌,猪企不得不纷纷调整发展策略重心,各大养猪龙头企业都将降成本作为中心工作。

东兴证券研报认为,在猪价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把握成本的确定性是最为关键的,占据成本优势的企业具备更高的业绩增长弹性和投资价值。

面对猪价走跌的市场行情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梳理发现,生猪养殖企业纷纷通过控成本、提技术,把降本增效付诸行动。养猪成本控制成为猪企2023年重点工作,并都提出了明确量化指标,即生猪养殖成本控制在16元/公斤左右。

牧原股份2022年12月份公司生猪养殖完全成本略低于15.5元/公斤,而在2021年初公司完全成本在16元/公斤左右,2023年生猪养殖成本仍有下降的空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人工成本、饲料原料价格上涨的背景下,牧原股份成本仍然能够持续下降,除了加强生产管理,逐步解决由于发展过快导致的隐性成本上升外,前期在智能化方面布局所带来的效率优势也逐步显现。

新希望2022年初设定养殖成本目标是16元/公斤,但到2022年第四季度成本达到16.7元/公斤。在16.7元/公斤成本基础上,2023年公司设定的养殖成本目标降到15.5元/公斤。

新希望表示,2023年有信心对成本进行相应管理,争取能够追上优秀的同行,或者拉近和优秀同行的距离。

2022年,温氏股份全年肉猪养殖综合成本约8.6元/斤。温氏股份表示,初步拟定2023年全年肉猪养殖综合成本目标为7.7元/斤左右。

“15元/公斤的生猪养殖成本可以让养猪户立于不败之地。”林邻认为,生猪养殖在成本控制上存在巨大空间,以断奶小猪成本为例,成本浮动区间在300~500元/头,在不同养殖户之间有200元的成本调节空间。这也就意味着“谁的养殖效率高,成本控制得好,赚钱效益就越明显”。

绕不过去的生猪产能调控难题

能繁母猪存栏数是生猪供给的先行指标。生猪养殖周期较长,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变化决定了8~12个月后的生猪出栏数量,而生猪出栏数量决定了猪价的拐点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梳理发现,近年,官方会议和行业文件都将生猪产能控制作为重点工作之一。

2021年9月,农业农村部发布的《生猪产能调控实施方案(暂行)》确定,能繁母猪正常保有量为4100万头左右,最低保有量不低于3700万头。

2023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到,要“落实生猪稳产保供省负总责,强化以能繁母猪为主的生猪产能调控”。

2月15日,农业农村部召开畜牧兽医统计监测工作视频会议强调,要持续抓好生猪产能调控,加强监测预警,优化政策措施,压实调控责任。

一位生猪行业人士指出,能繁母猪是猪肉供应的“总开关”,只要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动保持在合理区间,仔猪生产就有保障,猪肉供应就能大体稳定。

从能繁母猪产能看,截至2022年末,能繁母猪存栏量仍为4390万头,略高于产能调控绿色3700万~4100万头合理区域上限。

“不亏损养殖户都不会离场,生猪产能多肉价自然上不去。”张云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2022年四季度以来养殖户集中二次育肥,猪肉市场供给过度导致肉价暴跌,部分养殖散户深陷亏损,再次打击了市场的投机心态,这就是产能过剩的结果。

“能繁母猪存栏数是理解生猪产能的一个维度。其实,有多少猪舍就有多少生猪产能,现在在建或将建的养猪猪舍项目规模可达10亿头,而中国猪肉消费仅6.5亿头。”林邻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短期通过二次育肥即可上产能;中期来看,养殖户基于大量闲置的猪舍、种猪、人等要素,扩大生猪产能可半年内实现。尤其当行业形成统一扩产能的市场预期时,生猪行业将再现产能过剩局面,那对生猪行业将是场灾难。

“生猪养殖行业要保持一种理性,过去猪肉价格暴涨刺激养殖户,市场投机风气盛行。经过近两年的市场调节,没有养殖经验和技术沉淀的养殖户纷纷退场,大家对激烈竞争的生猪养殖业有了充分认知。”张云坦言,生猪养殖企业要基于自身资金、人才和管理能力作出科学评估,切忌冒进,要量力而行上生猪产能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张云、林邻为化名)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23年第4期)

(来源:《中国经济周刊》)

*本文转载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电话:0371-63357633*

0
广告
广告
广告
本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
Copyright © 2011 www.boyar.cn 博亚和讯
京ICP备13008321号-1
公安部备案 110108020298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