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养殖草食资讯> 正文
乌拉圭乳业出口瞄准中国 有哪些“内忧外患”
发布时间:2019-05-21 09:25来源:世界说

南美乳业出口大国乌拉圭,在中国对乳品的旺盛需求下,欲进一步开发中国市场。在当前全球贸易格局下,中乌在牧草、奶牛方面的贸易合作亦存在潜力。控制乌拉圭70%奶源的乌拉圭国家奶农合作社Conaprole的副总裁Alejandro Perez表示,乌拉圭乳业看重中国不断上升的购买力,做出了大力开发市场的长远打算。

素有“南美瑞士”之称的乌拉圭,不止有强悍的足球队,还向60多个国家出口乳品,为2018年全球第七大乳业出口国。借着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乌拉圭将目光投向了距其最远的国家之一——中国。

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报告显示,过去一年中,欧盟、新西兰和美国仍然占据着全球乳业出口的主导地位。南美国家中,阿根廷和乌拉圭分列第六、七位。但是,南美乳业双雄各自的出口数量,仅占新西兰大约十分之一。不过,报告显示,乌拉圭、阿根廷乳品出口的同比增长率,均超过了20%,这在全球主要的乳品出口国中是最高的,新西兰仅有0.4%。

 1.png

2017-2018年全球乳业主要出口国 

来源: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

在南美,乌拉圭为出口型乳业国家,国内60至70%的乳品被出口至世界各地,主要目的地包括美洲、中东、北非和俄罗斯。出口的乳品中,80%都是大宗原料,包括奶粉、牛奶、黄油等

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报告统计数据指出,2018年,乌拉圭乳品出口总计约155.6万吨。乌拉圭国家奶业协会(National Milk Institute)的数据则显示,在出口目的地中,阿尔及利亚、巴西和俄罗斯为前三甲,而中国与墨西哥则并列第四。

布局60多个市场之后,乌拉圭国家奶农合作社Conaprole的副总裁Alejandro Perez向世界说表示,乌拉圭乳业看重中国不断上升的购买力,做出了大力开发市场的长远打算。当前,Conaprole控制着乌拉圭70%奶源。

虽然放出豪言,但是要想抓住中国买家,乌拉圭乳业还将面临来自其国内外的诸多挑战。

乌拉圭首先需要面对的,是乳品贸易中的强大竞争者。Conaprole指出,目前乌拉圭对中国的出口以原料为主,包括奶粉、奶酪和黄油等。但在中国去年乳品进口国中,单就大包粉(奶粉)数量来看,新西兰、欧盟和澳大利亚三个地区累计的占比已达到92.5%,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。其中,仅新西兰就向中国出口58.78万吨奶粉,占比达73.3%,实现同比增长6.9%。

此外,纵观中国全年奶粉进口情况,仅来自美国的奶粉数量较2017年出现了下降,而在其他实现增长的国家中,白俄罗斯的增长幅度甚至超过了20倍。

其次,乌拉圭国内也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。据乌拉圭媒体la diaria 今年1月的报道,乌拉圭农牧渔业部下属的规划、农业政策办公室主任Adrián Tambler 指出,尽管去年乌拉圭乳品产量依旧在上升,但是生产效率却停滞了,很多奶农效益受损。乌拉圭农牧渔业部的报告指出,国内乳业生产效率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生产成本、债务、奶牛饲养情况、技术、天气等等。

在上述报道中,Adrián Tambler特别提到乌拉圭乳业的债务问题。这一数字目前已达到3亿美元,占行业整体收入的20%。乌拉圭国家奶业协会的总经理Gabriel Bagnato认为,这一比率对于乳业来说,是一个需要注意的“黄色”信号。

当前,乌拉圭乳业最大的债务人之一为委内瑞拉,后者曾是乌拉圭乳品主要进口国之一。去年12月,经过两国政府官员交涉,委内瑞拉方面向Conaprole支付了870万美元进口奶粉的欠款,占全部债务的22%。但随后,乌拉圭奶农工会负责人El País Justino Zabala 在今年3月指责,政府在回收后续欠款方面,毫无进展。在乌拉圭,合作社的经济收益与奶农息息相关,Conaprole的奶源就是来自于当地超过2500名的奶农。

2015年,在乌拉圭总统塔瓦雷·巴斯克斯(Tabaré Vázquez)、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·马杜罗(Nicolás Maduro)达成的协议下,乌拉圭曾向处于经济危机中的委内瑞拉出口了超过1亿美元的乳品。随后,由于经济持续下滑,委内瑞拉进口的乳品数量也骤降,从2015年约121万吨,降至2016年和2017年的50万吨左右。由此,乌拉圭对委内瑞拉的出口也随之下滑。

虽然挑战重重,但是Conaprole副总裁Alejandro Perez也对乌拉圭乳业具有信心,并表示,因为处在很少受战争侵扰的南美洲,公司已稳定存续超过83年,这是乌拉圭最大的竞争优势。他指出,“乳品贸易中参与的市场更加多元化,乌拉圭和中国双方都会受益。”

除了大宗原料贸易,在乳业产业链的其他环节,Alejandro指出,中乌乳业也存在合作的可能。

与大部分乳业贸易大国不同,乌拉圭乳企在饲养奶牛时,不需使用进口牧草,完全自给自足。但同为南美国家,巴西向中国出口的“牧草之王”苜蓿,占到中国总进口数量的12.42%,而乌拉圭向中国出口的牧草却很少。

中国是牧草进口大国,2018年累计进口了167.76万吨干草,其中“牧草之王”苜蓿的进口数量达到138.37万吨,金额总计约4.64亿美元。进口苜蓿中,83.76%来自美国。西班牙向中国出口的苜蓿数量,与美国仍存在一定差距,但上涨明显,同比增长率达到586.19%;而美国方面,向中国出口同比下降了8.81%。

此外,乌拉圭奶牛在促进中乌乳业贸易方面,也具有潜力。

乌拉圭是第一批被中国允许出口活牛的国家,目前人牛比为1:4,拥有1200万头牛。当前,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种牛/乳牛进口国之一,2018年共进口4.1万头,其中有73%来自澳大利亚。乌拉圭也有小部分乳牛被出口至中国宁夏、云南和黑龙江等地,但是Alejandro指出,这些乳牛实际是中国买家直接从奶农手中收购,并非从Conaprole卖出。

就未来在中国的发展战略,Conaprole亚洲市场总监Gaston Pescetto指出,公司已经接触了许多中国乳企,有些已经表现出兴趣,公司正在研究合规问题,确保符合中国方面对于乳品原料的质量要求。Gaston表示,“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,先与中国企业建立互信”。


*本文转载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电话:0371-60999137*

0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推荐阅读
本文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
Copyright © 2011 www.boyar.cn 博亚和讯
京ICP备13008321号-1